oneally

借用一位lof太太的话 这真是踩过最恶心的一个坑
游戏同人圈也好 主播圈也好 风波不断

我觉得他是一个好人 从来没有攻击过谁
即使有些事情说不清完全的正与反
他没有错 就够了
足够让我做出选择
就像当初天天中午端着外卖守着熊猫
其实说是团体 早就有裂痕 有什么好遮掩的
今朝有酒今朝醉

年度最搞笑图片蛤蛤蛤蛤蛤蛤

好像那些东西随着那些蒸腾的白气腾空而起,藏在那些烟气缥缈的边缘,渗进更高的地方不知所踪。

我拼命地回想那些图画,究竟是不是出自你。
但是你的LOFTER已经空了,我不知道,记忆里的画手是不是你。
你随意删掉的从前随意画下的涂鸦,却好像删掉了我的一段记忆,我尊重你的自由,可是追随了那么久的图画消失,还是有一点点的难过和迷茫,我只是想找到记忆里的画手而已。

今天华山论剑碰到一位陈独秀大哥
抬脚 扫橘子皮

想到和我妈走在回去的路上 穿过山塘街 经过猫空 闹市和商业街
并没有什么特别的  总是需要怀念一些东西
怎么就没在苏州好好玩呢

失望透顶 大学不可怕 可怕的是大学里的同学只认利益不认你

烦恼就是

世界太大 我又太小